<listing id="7tznp"></listing><thead id="7tznp"><ins id="7tznp"><dl id="7tznp"></dl></ins></thead>
<var id="7tznp"></var>
<var id="7tznp"></var>
<cite id="7tznp"></cite>
<cite id="7tznp"></cite>
<cite id="7tznp"><span id="7tznp"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7tznp"><span id="7tznp"><var id="7tznp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7tznp"><video id="7tznp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7tznp"><video id="7tznp"><thead id="7tznp"></thead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7tznp"><video id="7tznp"><menuitem id="7tznp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7tznp"></var><var id="7tznp"></var>
<var id="7tznp"></var>
<var id="7tznp"><video id="7tznp"><thead id="7tznp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
新聞中心

治理騷擾電話短信關鍵要把好“同意關”

2020-09-02 10:04

來源:北京青年報

打擊騷擾電話和垃圾短信擬再出重拳。8月31日,工信部就《通信短信息和語音呼叫服務管理規定(征求意見稿)》公開征求意見,擬規定任何組織或個人未經用戶同意不得進行短信或電話營銷。未來,工信部還將組織建立全國統一的“謝絕來電”平臺。

騷擾電話和垃圾短信早已成為社會公害之一,近年來國家層面對此治理力度不斷加碼。2015年工信部發布《通信短信息服務管理規定》;2018年7月到2019年12月底,工信部等13部門在全國開展綜合整治騷擾電話專項行動;今年6月,工信部印發《關于加強呼叫中心業務管理的通知》。

上述治理措施收到一定效果,但治理效果仍有較大提升空間。從此次工信部征求意見稿規定來看,治理力度擬再次加碼。以“用戶同意”為例,新規定相比原規定明顯進步。原規定是,短信息服務提供者、短信息內容提供者未經用戶同意或者請求,不得向其發送商業性短信息;違規者,處1萬元以上3萬元以下罰款。

而此次擬規定,任何組織或個人未經用戶同意或者請求,或者用戶明確表示拒絕的,不得向其發送商業性短信息或撥打商業性電話;用戶未明確同意的,視為拒絕。也就是說,在原來“商業性短信息”的基礎上增加了“商業性電話”,這樣一來,騷擾電話與垃圾短信將納入同一制度進行規范管理。

再從罰則來說,雖然對違規者的處罰,此次征求意見稿也規定“處1萬元以上3萬元以下罰款”,但同時規定“情節惡劣的,吊銷電信業務經營許可并回收相應碼號資源”,這對那些為騷擾電話和垃圾短信提供支持服務的電信經營者來說,無疑具有更大的威懾力。

要想把好“用戶同意”這一關并不容易。從過去情況看,雖然也有這樣的規定,但并沒有落實,即垃圾短信發送者根本就不管用戶同意與否直接發送垃圾短信。今后,如何防止類似情況存在?如果把不好“用戶同意”這一關,新規定即便獲得通過,也可能成為“花瓶規定”,沒有實際約束力。

筆者以為,除公益性短信息外,對于商業性短信息和商業性電話,都應該由專門合同來約定,而不是夾雜在其他合同條款中蒙混過關獲得用戶授權。比如一旦用戶同意接受商業性短信息或商業性電話,應該就短信內容(或電話內容)、涉及時間、違約責任等進行明確規定,違約騷擾者應受到重罰。

鑒于過去處罰案例不多,如何促進監管部門與用戶互動,如何加強監管執法力度,也需要制度層面作出更詳細的安排。此外,垃圾短信與騷擾電話之所以泛濫,原因之一是,在互聯網時代,無論是群發消息還是網絡電話,違法成本都極低,這就需要進一步提高違法成本,在處罰方面繼續加大力度。

治理騷擾電話的挑戰之一是,難以識別騷擾電話。據悉,未來工信部還將組織建立全國統一的“謝絕來電”平臺。這為基礎電信運營商“謝絕”騷擾電話提供了便利,效果值得期待。如果某些騷擾電話撥打者使用的是個人手機或座機撥打騷擾電話,平臺能否準確識別、如何防范等,也要認真研究破解。

作者:豐收編輯:雷彥平

  • 越牛新聞客戶端

  • 越牛新聞微信

  • 紹興發布微信

  • 越牛新聞微博

  • 紹興發布微博

爆料

新聞熱線

0575-88880000

投稿信箱

zjsxnet@163.com